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初踏台灣求法之旅

常利/文

        2010年對我來說是充滿挑戰和轉變的一年,而且也是我的『而立』之年,以人均壽命來計,我的人生可能差不多已經過了一半了!我自覺自己這前一半人生是浪費了許多的時間,白白錯過了許多的機會,更沒有好好運用自己擁有的才能去幫助其他人,我問自己剩下的時間應該要怎樣把握?另一個三十年要怎樣去發揮自己才不致於浪費其他人及整個世界給我的照顧及幫助?我決定要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我認為我要找到『方向』、『方式』與『方法』,『方向』的問案早已存在於我的腦海,人生中對我影響最大,啟發我最多的就是我從未親身見過面的法鼓山創辦人 — 聖嚴法師,為求得另外兩個『方』的答案,於今年的冬天,我帶著一口笨拙的普通話,背著一個十多公斤的背嚢,隻身飛到我從沒有踏足過的台灣,並透過法師的安排到法鼓山天南寺當住山義工,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求法之旅,希望能從聖嚴師父創辦的團體中得到指引。

        我是透過法鼓山全球資料網得知法師招住山義工的訊息,不過並不是到法鼓山位於金山的總山工作,而是到法鼓山其中一個分寺 — 天南寺,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奇怪,我竟然沒有想過一定要到位於金山的法鼓山總山去,雖然天南寺只是法鼓山其中一個分寺,而且我之前也沒有聽過天南寺的名字,但我一見到有此機會就馬上發電郵給法師,並得到法師的準許到山上當一個月義工,過程非常順利,大概這是我與天南寺的緣份吧!為此我差點開心到睡不著呢!不過愈是接近起程的日子,心裏面愈是疑惑,義工的工作我會做得來嗎?寺院的生之活我會習慣嗎?我會與寺院裏的法師及其他義工相處得好嗎?我就是帶著這些又驚又喜的心情飛到這個陌生的地方 — 台灣。

        台灣佛教的狀況與香港甚為不同,根據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06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顯示,佛教是台灣最多人信仰的宗教;台灣佛教有好幾個主要的山頭,而法鼓山就是其中一個,這些佛教團體都在做著淨化與安定人心的工作,讓一般人都能得到佛法的好處,提昇生活的品質,每當台灣社會發生災難事件,當中某些團體更會積極地走入人群,協助災民渡過困境;而且素食在台灣非常普遍,街上很容易就能找到素食的菜館,縱然是小店,味道也十分好,這些都是台灣人民的福氣!

        迷茫的我決定到天南寺前先來一個熱身,為了更了解台灣,我選擇了南投清境為我落腳台灣的第一站,於這個台灣的『小瑞士』逗留了兩晚,感受台中人的純樸民風,雖然在合歡山上因大霧未能看見日出,但整個行程還算美滿,而且我更於途中的好多商店和的入住的民宿看到他們貼上法鼓山『安和豐富』的揮春,感覺好親切呢!

        經過了轉折的交通,終於抵達位於台北縣三峽鎮的天南寺,還記得一踏入天南寺的三門時,一陣清新的空氣就撲鼻而來,法喜從心冒起,這就是修行的氣息啊!立時慶幸自己能有此因緣,探訪如此美妙的地方。再向山上走了好一段路,天南寺漂亮幽靜的景色便出現眼前,好高興啊!一大片草原,簡樸而莊嚴的禪堂,比照片上看到的還更加令人神往啊!

        步往知客處的途中,已經有法師見到我,後來我才知道這位法師就是天南寺的監院法師,即是管理寺院的法師,我用我笨拙的普通話說明我到來的因緣,法師便托負責寮房運作的義工師姊為我安單(感恩法師和師姊,為我安排好一切住宿所需,而且耐心地聆聽我這非常『普通』的普通話)。我入住的是二人寮房,與另一位常住的義工師兄同住,安頓好後我便與他談起我這次旅程的經過,這位師兄在山上已經住了個多月,參閱佛經已有好一段日子,我請教了他好多寺院中的事情,非常感恩有因緣遇到他,讓我對接下來的生活有個概括了解。

        安頓後的第二天便開始工作,我被安排與我同房師兄做相同的工作 — 景觀義工,而我今次義工旅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搬泥!這是我之前從沒有做過亦沒有想到的工作呢!那是一個下雨天的早上,沾濕了水的泥很硬很重,而且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也不知道工具應該怎麼使用,一鏟泥倒在運泥車上,因為分佈不平均,運泥車立即番倒,讓法師一開始就見到我狼狽的樣子啦!接下來為了不讓法師覺得找錯了人,我就一直在想要快手一點,搬多一點,在最短時間內做最多事,哈哈,這完全就是香港人的心態模式,於是我愈做就愈急,這種心態很快就被法師發現了,法師告訴我,要放鬆,不要緊,身在哪裡,心在哪裡;慢著,這不就是法鼓山八式動禪的心法嗎?對啊,禪不在坐,行住坐卧乃至日常工作都可以修行啊!不過我就是根器不夠,依舊是笨手笨腳,粗粗魯魯的做…

        雨勢並沒有減緩的跡象,雖然我們身穿雨衣,但始終容易著涼,而且泥太硬,種植也不容易,法師決定讓我們先休息,等天氣好轉時才繼續,這時候大寮(即寺內廚房)立即為我們端上熱騰騰的饅頭與黑糖薑茶,好把寒氣驅走,補充體力;寺院裏就是以這種方式運作,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崗位,而每個崗位都在配合其他人,為整體奉獻。

        『要到天上去,先過南天門;要到法鼓山,先來天南寺。』這是聖嚴師父於天南寺舉行動土灑淨典禮時說過的話;現在天南寺我已經來到了,我能否有機會參訪法鼓山總山?我能否有機會親身處於聖嚴師父用大悲心去建立並曾經住過的法鼓山,去緬懷師父的身影,感應師父的教導?來到天南寺後我就發心無論如何都要到法鼓山一趟,就是一天短遊也好,好讓我有機會親近這位神交已久的師父,並參考法鼓山的運作,以備將來能為在香港傳揚法鼓山理念出一分綿力;於是我就向法師說明,希望法師能為我安排。我是一個有福氣的人,有機會從聖嚴師父聽聞正信的佛法,能參訪恬靜的天南寺,而且最後更剛好得到一個到法鼓山去當水陸法會期間義工的機會,能於法鼓山上住上好幾天,並可以於工作完畢後參加這個法會之王 — 水陸法會,水陸法會是法鼓山所舉辦最大規模最隆重的法會,以上供十方諸佛、聖賢,無遮普施齋食為基礎,救拔六道眾生,設有十一個不同的法壇,使與會眾生,以其因緣與根器,至各壇聽經聞法,而發起聞道修行之心。法會一連八天舉行,並於好幾個晚上有六至七個小時長的放焰口儀式,法會期間會有幾千甚至過萬人在山上,由法鼓山提供食宿,能參與其中,試問這是一個何等難得的機會?

        我帶著興奮的心情由天南寺出發,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到達法鼓山位於金山的世界佛教教育園區;天南寺的建築風格的確與法鼓山總山十分相似,不枉天南寺有『小法鼓山』之美名。為了保留金山的本來面目,法鼓山總山的建築都是依金山的山勢而建,而且保留了許多原生大樹,這些大樹就像在守護著法鼓山一樣,與法鼓山的建築物融為一體,極盡莊嚴,只是走在其中就已經能夠感覺到安詳寧靜。接著法師便為我們安排工作,我們要負責的是行堂(即負責照顧大眾用齋的人員)及公眾地方與浴廁的清潔,法師更為我們開示說應該抱住奉獻的心去把公眾地方與浴廁打掃好,讓與會大眾使用這些設施時都能感到舒適乾淨,這樣他們就能帶著清淨心去參與法會;這是何等的慈悲心?這種奉獻自己,成就他人的態度就是在體現法鼓山的精神!

        雖然清潔的工作也不是我專長,但其實亦不需特別技能,只要用心做就能做好了;而於這幾天中十分難得的就是認識了幾位十分風趣幽默的師兄,他們對佛法的了解都比我深得多,工作的時候他們又再提醒我身在那裡,心在那裡,何時何地都可修行;能與善知識一起同修,迷時有人從旁指引,真的很重要啊,今後我一定要更加廣結善緣,結交更多善知識,亦希望我有一日能為後學提點提點,讓更多人得到佛法的好處。

        藥石(寺中的晚餐稱為藥石)過後,我便到大壇參與放焰口,大壇是園區內一個臨時搭建的大形場館,設有幾千(可能是過萬,我也不太肯定,只知道是好多好多)個坐位,讓好幾千人同時參與法事,而於場館後面置有一幅聖嚴師父提的『祥雲西來』墨寶,讓人嚴肅起敬;水陸法會中時間最長的就是『五大士焰口』,舉行時場館內所有坐位都坐滿,當中有年青人亦有老人家,而且每個與會者都非常投入地高聲誦經,全場一萬幾千人一起誦經的聲音與力量果真不同凡響!

        法鼓山的水陸法會結束後,我便回到天南寺繼續我的義工工作,而於隨後的兩個星期中,除了一般的景觀種植外,我更有幸於兩個較大形活動中擔任了部份的義工工作。每間寺院都有她的背景及條件,使她們都有自己的發展方向,讓有不同需要的眾生能選擇不同的法門去修行;天南寺設有超過一百個宿位,更擁有恬靜的環境及寬敞的禪堂,讓她有條件成為一個理想的禪修訓練中心,而這亦是聖嚴師父留給天南寺的任務;天南寺除了定期舉辦佛經講座、禪坐及各類共修活動外,亦有舉辦連續幾天的禪修訓練營,讓參加者能暫時放下塵世的煩惱,於一個寧靜優美的環境中持續精進修行;剛好於我入住的這兩個星期中,天南寺就舉辦了『金剛經講座』及『初級禪修兩日營』,讓我有機會於活動當中擔任了部份義工工作,親身當上活動人員的一份子,體會到法鼓山舉辦活動的作風及安排,令我此行得益更多。

        『初級禪修兩日營』是一個兩日兩夜的活動,目的是讓初學者對禪修得到入門的認識及實際的體驗。今次活動招待了差不多一百四十位學員,而且當中更有十多人是從香港特意飛來台灣參加這次訓練營的!營中的所有活動都是由法師主持帶領,而且內容豐富,包含了各類不同的禪修方式與觀念說明,而最有趣的活動莫過於托水砵!六祖惠能大師曾經說過:『禪不在坐』;動中禪,就是身在環境中,面對一切事,而又清清楚楚知道它們是什麼。事實上托水砵就是動中的禪修,將碗中注滿水後,以雙手捧著砵碗,慢慢行走,從雙腳緩緩舉起,輕輕踩下的動作中,體驗清楚與放鬆的感覺,同時又要小心翼翼平衡腳步與身體 ,不讓水淺出來。

        不過營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另一個只有義工們參與的活動,這是今次的活動策劃義工為我們安排的,因為當禪修營學員參與禪訓時,義工們原則上是閒著的,但活動策劃義工希望我們都能感受到與會的氣氛,與學員一起精進用功,所以她特別細心地為我們安排了與學員同時而不同地進行相似活動,例如當學員在禪堂進行八式動禪,我們義工就在空地也進行八式動禪;有一晚我們在義工室收看一套電視節目 — 點燈【老鼓手-聖嚴法師回顧輯】,我想很多法鼓山義工都應該已經看過這套節目了,但我自己以前並沒有看過,節目回顧了聖嚴師父的很多點滴,而當中有一段是師父與默默在經濟上支持他在日本修讀博士學位的沈家禎居士相遇,沈家禎居士經過多年迥避,終於承認了他提供過聖嚴師父在日本留學的費用,但他反而說聖嚴師父是他的大恩人,讓很多很多人能離苦得樂,到聖嚴師父要說話時,聖嚴師父只能落淚,而隨著聖嚴師父落淚,我們義工室內的眾人都已經淚眼不停,被兩位深懷大悲心,行善而不欲人知的精神深深感動;聖嚴師父為讓更多人能真正懂得佛法的好處,一生辛勞地為眾生奉獻,以六十歲之高齡才開始籌建法鼓山,還經常帶著病體到世界各地宣揚『心靈環保』,我也不禁要問自己,聖嚴師父對我的教育之恩,縱然他如今站在我身前,我又可以說什麼話去報答?這一個月中有幸得到各位法師及師兄姊的提點及與照顧,我又可以怎樣去感謝?

        一個月的寺院生活讓我體會到聖嚴師父創辦的法鼓山大悲心精神,這是一種『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菩薩心腸,聖嚴師父雖然色身已去,但他的精神卻仍舊存在於法鼓山,存在於每一位法鼓山的鼓手心中,如有人要問我法鼓山的特色是什麼?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法鼓山精神就是『奉獻自己,成就他人』!每次想到這八個字,我就更加覺得自己之愚昧與渺小!更加覺得自己有太多太多缺點,令他人難過也讓自己難受!而且這次旅程中,我打從一開始就是抱著觀摩和嘗試的心態,這種自我的態度讓我沒能夠好好地投入在法鼓山的生活與精神當中,我知道我要更努力地去答謝聖嚴師父及法鼓山對我的教育之恩,我發心能於不久的將來,帶著一顆完全奉獻的心,再回到這片人間淨土,再走一次聖嚴師父走過的路!



常利
2010年12月29日於香港

2 則留言:

常儀 提到...

謝謝常利的分享!
我細細的看完此文後,內心有很多同感.

我於前年也是單身一人去台灣,先去台東信行寺當義工及參加法會,然後去總本山打禪七.

今次的水陸法會我也有參加,是在大壇.完後隨香港分會團去了天南寺參訪,印象非常好.
看完你的文章後,更令自己發心一定要找機會來天南寺禪修及做義工,希望法師也能接受我來做義工.

很高興讀到你的文章,寫得很好!努力!

陳常進 提到...

隨文閱讀不禁熱淚盈眶...
常利菩薩的善根與發心
真的令人讚嘆~
我相信他與師父的因緣
必是累世所修的福德
對於他一心向法學習的精進態度
實在是我學習的典範
也祝福常利菩薩
早日圓滿所願
廣度無量的眾生

阿彌陀佛
感恩